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社会治理重在“社会”

凤凰精英团队 2019-06-29 22:27

在社会治理中,社会既是主体也是客体,二者共同构成社会治理的完整涵义。重视社会治理中“社会”的作用,可以很大程度上降低政府负担,弥补治理空白,更好地培育公共精神。因此,需要从树立协商合作的治理理念、合理划分政府行动边界、充分激发社会主体自身作用等方面加强社会建设。

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既是国家治理的重要内容,也是新时代推进社会建设的重要任务。近年来,在提升国家治理现代化水平的内在驱动和社会建设外在问题“倒逼”的合力推动下,社会治理日渐引起人们的重视。但是,调研发现,当前社会治理仍存在一些突出问题。比如,社会力量尚未充分激发出来,其主体作用发挥尚不尽如人意。这些都说明,当前在推进社会治理过程中,需要更加重视“社会”。

“社会”是社会治理的应有之义

从词源学的角度看,社会治理由社会管理逐渐演化而来。在党的文献中,社会管理最早见于1998年《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说明》中,它提出政府有宏观调控、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这三项基本职能。随后,伴随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特别是多元社会的日益形成和社会流动性的日益增强,人们逐渐认识到社会管理应该走向社会治理。正是基于这种认识,进入新时代中央审时度势地提出要推进社会治理。比如,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从改进社会治理方式、激发社会组织活力、创新有效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体制等方面部署社会治理体制创新。这是第一次以正式文件的形式提出“社会治理”概念。党的十九大则提出要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的良性互动。

在实践探索和理论建构过程中,人们逐渐形成一种共识:社会治理是基于谋求良性社会秩序的目标,多元主体对社会系统的组成部分、社会生活的不同领域、社会公共事务以及社会发展的各个环节进行组织、协调和管理,进而推动个人发展和社会有序的过程。由此可见,“社会”永远是社会治理的重要一维。

这里,它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对社会的治理。此时,“社会”是客体。如前所述,社会治理是多元主体对纷繁复杂的社会事务展开的合作治理,社会系统、社会事务、社会生活等社会领域自然构成社会治理的重要范畴。实际上,从社会学的角度看,社会是相对于国家的一个相对独立的复合系统。它虽然可以自治,但是也离不开政府的引导和规范。此时,社会就成为一种客观存在的治理对象。二是社会参与的治理。此时,“社会”是主体。之所以把“社会”看作社会治理的重要主体,是因为在社会转型期,各种纷繁复杂的社会事务蜂拥而至,单纯依靠政府单打独斗将是力所不逮,必须重视激发社会主体力量的积极性,推动社会、公众等多元主体在政府的主导下开展广泛而又深入的合作。

对“社会”的忽视带来的消极影响

当前,对“社会”的忽视是社会治理领域存在的一大突出问题,由此产生了一系列消极影响。

其一,增加政府负担。从原初设计看,政府和社会都是推动社会治理的重要力量,只是二者所发挥的作用不同而已。但是,当前“社会”缺位的情况比较明显。大量原本可以由社会自己承担、自己解决的问题最后不得不转移到政府身上。这就不可避免地导致政府既要当“运动员”又要当“裁判员”,在诸多场合不得不“冲在一线”“打头阵”,继而被动地大包大揽。相反,公众、社会组织等社会主体的作用尚未充分激发出来。当前,广受人们诟病的基层背负沉重负担问题,一定程度上讲与此不无关联。作为国家政权的神经末梢,基层政府本身就承担着大量公共事务治理的任务,政权系统内部的各种考核也使其疲于应付。此时,再把原本可以由社会自主调控的诸多事务转移到政府手上,则无异于给其增加沉重负担。

其二,形成治理盲点。在“社会”缺席的情况下,社会治理难免会出现自我矛盾的悖论情况:一方面政府承担了大量原本可以放手的事务,继而形成了巨大负担;另一方面政府原以为通过社会自身努力会形成良好的社会秩序,但在实际生活中并未出现,相反产生了治理空白。所谓治理空白,就是有些领域,该管的无人管或者管不了,进而出现治理盲点。治理空白所产生的不良后果是极为严重的。比如,在社区养老问题上,政府以为社会组织可以独立承担相应职责,便将建设、运营、管理乃至自我监督等等都放手给社区或社会组织。但是,囿于自身能力有限,社区和社会组织又无法承担或者说无力有效承担起相应职责,继而导致要么是根本无力提供养老服务,要么是留下了安全隐患等问题。

1分彩个人经验_国家官方彩票有1分彩吗_腾讯1分彩是不是真的吗_北京汽车1分彩